一个每个人都能做的最低成本最日常的减脂活动

如果平时有时间,建议用最简单,最低成本,最容易坚持的方法——散步。

比如下班走到车站,回家前在小区里走两圈,很多人忽视日常步行,但步行却真的是一种很好的体育活动。

而且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免费的、低风险的、容易获得的,还可以帮助减重和减去腹部脂肪。

腹部脂肪怎么来的?

很有可能是你上班大多数时候都是坐着。

现代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影响着大多数人的体重和体型。特别是在办公室工作的人群。久坐不动会长胖还会引发身体其他方面的问题,比如颈椎腰椎等等。

如果你平时计算卡路里来减脂——

散步每1.6公里可以消耗大约100卡路里。

跑步每1.6公里平均只多燃烧了23卡路里。

散步可以消耗腹部脂肪

一般在用不正确的减脂方法,大多数都会顺带消耗一部分肌肉,进而效果越来越差,因为肌肉的新陈代谢比脂肪更活跃,说人话就是肌肉越多,在单位时间内减脂效率会越高。

增肌运动可以增加肌肉量,但不建议在不安全的情况下进行,不安全的情况包括:看视频瞎练和跟着不专业的教练练,肌肉增长效率低,关节磨损度高。

散步可以减少因减肥而导致的代谢率下降,也可以预防反弹,更重要的是(这点估计在乎的人比较少)减少与年龄相关的肌肉流失,保持更多的肌肉力量和功能。

减少腹部脂肪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是有频率的有氧运动,散步就算其中之一。研究发现,肥胖女性在12周内平均每周步行3次,每次50-70分钟,腰围会减少2.8厘米,可以减掉1.5%的体脂。

饭后走走,是普通(没有任何运动经验)的人日常最容易做到的无害运动。

减肥一天热量摄入多少?BBC:计算热量早就过时了

2023年1月15日BBC针对饮食与健康发布一篇《单纯计算卡路里不仅过时而且危险?》[1] 的文章。 里面明确表明了——计算卡路里实际上鼓励我们做出不健康的选择。他说,“卡路里只给你一个数量,它与营养成分无关。它不会告诉你有多少脂肪、糖、碳水化合物、纤维和维生素。这就是我为什么认为卡路里有问题,它只是一个生硬的工具而已。” 以及表示,纽约康奈尔大学美国食品健康历史与文化专家比塔尔(Adrienne Rose Bitar)曾经警告说,“过于强调卡路里会对人造成伤害。” “燃烧我的卡路里!”杨超越一句似破非破的歌词,带来了减肥的饥荒时代之后,全国上下对食物的热量有了另一次集体恐慌。 谁不是一边戳着手机里的热量计算APP,一边暴风哭泣唱起 “Byebye 甜甜圈珍珠奶茶方便面,火锅米饭大盘鸡……拿走拿走别客气!”(Not me!你们计算你们的热量,你们减你们的减肥,我吃我的!🙄) BUT !你们怕是对热量有什么误解??! 看着辛苦计算热量的减肥大军,我本不想(非常想)这么残忍,但还是忍不住要说几句:热量非但不是你的天敌,它甚至不能成为一个用来衡量减肥是否有效的标尺! 在精密的“人体仪器下”,想仅仅靠计算热量来减肥,真是一大群无比傲慢的人类啊! 01. 为什么说【热量】不是一个有效的计量标尺? 奉热量为“金科玉律”的人们通常都遵循这样的一个热量方程式: 囤积的脂肪 = 摄入的热量 – 消耗的热量 你一定在想: 挣得多花得少就富有,吃得多消耗得少就发胖,那我们只要做到“摄入的热量<消耗的热量”,不就瘦了吗?  1磅(≈1斤)脂肪等于3500热量,如果每天减少500热量的摄入量,那么一周起码能减肥掉一斤肥肉! …

我为什么不吃NMN

中国在2021年的一项为期6周关于NMN研究,采用了最高规格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四用药组设计,分别为安慰剂组、低剂量组(300 mg/day)、中剂量组(600 mg/day)和高剂量组(1200 mg/day)。实验对象包括48名健康中年业余跑步爱好者,并要求他们每周训练5-6次,每次训练40-60分钟。 结果显示,服用NMN可以提高VT1和VT2两项反应运动能力的指标,用大白话说,就是如果之前跑步30分钟就气喘吁吁,那么服用NMN后可以让你跑了半小时后也依然呼吸顺畅。 但研究人员随后也发现关于心肺功能的多项指标均未发生任何改变,也就是说,NMN不会对提升心肺功能有任何帮助。 研究人员认为,这一现象的原因可能是NMN提升了骨骼肌对氧气的利用能力。他们同时明确表示,NMN并没有帮助健康人群减脂和增肌的功效。 结合2021年热门的美国和日本关于NMN论文,NMN的作用靶点位于骨骼肌。 另外,长期服用NMN类药物会加速NAD循环,而排出体外的过程,需要消耗大量甲基,将会导致体内甜菜碱等甲基供体(TMG)的含量大幅降低,直观感受包括「情绪起伏变大」「精力和兴趣下降」「胃部不适」「肌肉无力」「口腔溃疡」,而更严重的副作用可能是肝脏损伤。 所以会经常看到大多数人在服用NMN类药物的第三周,会慢慢开始发现自己情绪和精力的异常。 当然了,如果硬要吃也没问题,但是得记得补充合适剂量的甜菜碱。但比例对于普通人来说着实不好控制。

毒性会变化的莫斯科骡子喝过没?|Toxicity studies of Moscow mules

上次在锅具材质里说到铜的毒性,就让我想到有一款特别的鸡尾酒——莫斯科骡子,Moscow Mule. 一听到名字,你就知道那些搞市场营销的人一定不会乖乖地用产地来命名。其实它几乎和莫斯科毫无关系,任何产品打入新市场的最好方式之一,就是引起好奇心。 伏特加品牌Smirnoff刚进入北美市场的时候,也用了这一招。一个足够有噱头的名字,一个颜值惊艳的铜酒杯,再用至今都很吸引人眼球的Polaroid记录下来。 这一张莫斯科骡的照片,虽然好看,但是一定不好喝。因为这款酒需要在低温情况下饮用才能体会到最佳口感,但又因为铜的导热性能极好,所以正常情况下杯壁还会凝结成一圈水汽。 姜汁汽水和青柠汁的搭配,就注定着它是一款在夏天极受欢迎的饮料。再配上青柠和薄荷叶的混合香气,我好几次都扔掉车钥匙直接点上两杯。 我也曾经试过用普通器皿装盛,但风味就是不如铜酒杯的好。一方面是因为凝结的水珠会给人一种视觉上更凉爽的感觉,另一方面如果你有细细品尝,确实能察觉到嘴唇上留下的淡淡“铜”味。 2009年学术界就已经确定确定铜原子的确能和口腔唾液中的蛋白质发生反应,也许这就是许多人体会过“金属味”的来源[1]。 许多人隐约认为铜可能不太适合与食物直接接触,但任何酒保给我的答案都是,没关系。但早在2017年,爱荷华州就禁止酒吧使用纯铜器皿,当时一片哗然。 如果你像我一样具有科学素养,又是好奇宝宝,那么就会发现这一规定是有道理的。2022年2月份发表的一篇研究显示,装在铜杯中的莫斯科骡子里铜离子的浓度,确实会随着时间延长而上升[2]。 与许多人常识相反的是,尽管青柠汁是所有食材中pH最低的一种,但却并不是导致铜离子析出最快的。相反pH较高的姜味汽水才是,其原因是在莫斯科骡子这款饮料中,姜味汽水所占比例要远高于青柠汁。 不过如果在较短的时间内就饮用完毕,铜离子析出量也并不会太多。好在这款饮料适口性非常好,而且正确的饮用方法也是需要尽可能低温享用。 说到铜和酒,就又让我想起了白兰地的制作工艺。算了那就讲太多了,下次吧。 资料来源:1.Interaction of Copper and Human Salivary ProteinsJae Hee Hong, Susan E. Duncan, …

Responses